故事

难心的彩礼

字号+作者: 竹林倩影已随风 来源: 竹林倩影已随风 2017-01-07 20:20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这已经是第十五次相亲了,今年特地回来的早,年底是相亲大潮。天蒙蒙亮,老焦媳妇就在窗户外面扯着嗓子吼道:“小昊、小昊,快点'...

这已经是第十五次相亲了,今年特地回来的早,年底是相亲大潮。

天蒙蒙亮,老焦媳妇就在窗户外面扯着嗓子吼道:“小昊、小昊,快点儿起来吧,可不能让人家姑娘等咱!”

焦昊皱了皱眉头,一个鲤鱼打挺,三下五去二把衣服穿好。老焦媳妇笑眯眯的端一碗热气腾腾的的鸡蛋茶在门旁候着,两个白白嫩嫩的荷包蛋紧紧的依偎在一起,很甜蜜的样子,上面漂着细细碎碎的一层香油花, 预示着今天会是一段锦绣良缘。

难心的彩礼

“昊,来把茶喝了,天冷、路远,喝了暖和!” 老焦媳妇仰起头慈爱的看着比自己高快一头的儿子说着。

“哎呀,妈,我去上个厕所,洗刷完了再说。”焦昊一脸不耐烦的说。

“那你快点儿,我先温锅里去了!”

“知道了!”

这次相亲的对象是表哥大舅子的老丈人家邻居的一个女孩,也是刚从外面打工回来。

一路颠簸,快中午的时候才赶到地方。

焦昊用眼角的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女孩,偏胖,不,应该称为壮实,眼睛属于细工型,一张大脸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豆豆,一个一个数的话估计得十多分钟才能数完,个子还行。

难心的彩礼

一丝失望略过焦昊的心尖,真是相的一个不如一个。可有什么办法呢?自己光相亲都相了三年、十几场了,大部分是人家看不上自己。一方面家庭条件一般,自己长相也是不尽人意,而且母亲的精神也有些问题,近处打听过自己家庭情况的人家根本都不见。唯一有一点儿长处的就是自己会修车,出去打工工资高,回家也可以自己开个修车店,但凡愿意跟自己相亲的都是看中这个条件的。

两人随意交谈了一会儿,就到吃饭时间了,中午是表嫂亲自下厨做了几个盘子几个碗。大家一边吃一边谈,见姑娘和焦昊都没啥意见,就商量着挑个时间把亲事定下来。

焦昊心里没有十分的喜悦,是啊,人家不嫌弃愿意嫁给自己就行了,自己还有啥资格再挑,再等两年真的黄花菜都要凉了。

说到定亲,彩礼就登场了。姑娘爹妈一点儿也没有承让的意思,张嘴就是六万,这只是定婚的钱,结婚时另算。

大家都打着哈哈说不多,不多,现在基本上都是这个价,撇过头嘴唇都动了动。

难心的彩礼

“广超,咱们都几十年的老邻居了,这娃儿咋样都知根知底的,再说他家前年刚盖了房子,帐刚还完,你说他们两个结完婚之后不想出去打工了,在市里开个汽车修理店多好,要恁些钱多见外,咱不都是为了孩子好嘛!”

表哥大舅子的老丈人说话的功夫给姑娘她爹点上一根烟。

“三哥,我没有多要啊,你去打听打听,别人家都要多少,首先得在市里有房,还是全款,结婚还得有车,彩礼就更不用说了。这娃儿光在家里盖的有房,我没有让他家在市里买房就不错了,这些都是看在老邻居的份上,俺们不看钱,俺家主要是看人!”

“我就说,还是广超有见识,知道该挑啥样的姑爷。你瞅,娃儿那修车技术那是杠杠的,大城市回来的,错不了,那在咱市里还不是啥车都能修,有技术在那儿摆着,人再勤快、嘴甜一点儿,那客户不哗哗的往店里涌,人一多,自然钱也就多。你这清是捡到个摇钱树啊!赚大了。你看芳那脸盘,一看就是个有福的姑娘,一脸旺夫相!”表哥大舅子的老丈人看看姑娘又看看姑娘她爹,“啧、啧、啧”说道。

难心的彩礼

”三哥那嘴就是会说,死里都能说成活里,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五万吧,结婚彩礼算十万吧,车等他们啥时候开店再买也中,等芳出门时到时候我再把钱给他,我要这些就是走走过场,不然我这儿老脸往哪儿搁?人家该说我老徐家的姑娘真不值钱,你说是不是?“姑娘她爹一脸诚恳地看看表哥大舅子的老丈人。

“中、中,就这样定了。你们谁还有意见?”表哥大舅子的老丈人环顾一圈。

焦昊摇了摇头,姑娘低着头、红着脸也不吭声。

难心的彩礼

见当事人都没意见,表哥大舅子的老丈人拿出万年历,挑到农历腊月初六这天算是定亲的日子。

老焦一家夜里围着桌子边算了又算,现在手里有差不多五万,家里还有两头牛。定亲彩礼五万,还有给姑娘买衣服、三金,这两样人家不提自己也得买,这两样小两万吧,还有烟、酒、订包间的钱加起来小一万吧,一共算下来光定亲差不多得八万。想想后面结婚还有十万的彩礼,不说床、柜子、沙发、酒席之类的,电器不知道人家都陪些啥,先估成五万。这一算,等结完婚下来最少得二十万。一家人陷入了深深的沉默。

“借钱,我明早出去借钱去,等定完亲,赶紧挑个日子把婚事办了,省得夜长梦多!”老焦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说道。

“爹呀,算了吧,光结个婚都得真些钱,我不想结了,我过了年出去好好干,等我有钱了再说,我不想叫你们做难了,我妈身体不好,你也恁大岁数了!”焦昊一脸忧愁的看向父亲。

“娃儿,好不容易有个姑娘愿意了,你又退缩了,你瞅你都快三十了,错过这个你这辈子要是说不来人咋办?”老焦丢下这句话起身回屋了。

焦昊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,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沉睡。

不到中午,老焦就骑着电动车气急败坏的回来了。

难心的彩礼

“以后不跟王营亲戚了,借了一圈都在哭穷!”老焦点上烟蹲在墙跟儿上气愤地说。

“爹,你别再出去借了,这亲我不定了!”焦昊红着眼睛说。

正在一家人忧愁的时候,焦昊表哥骑着摩托车来了。

“姨夫,我给小昊送来两万块钱,知道你们钱不足,先拿来应应急。”焦昊边停放摩托边说。

“国娃,你有心了,替我谢谢你妈!”老焦媳妇一把抓着外甥的手说道。

“没事,小姨,现在还差多少啊,小昊?”

“定亲的钱是有了,就是结婚的钱差的远。”

“这样啊,我再跑跑腿,帮你张罗张罗,到跟儿前实在不够了,咱想办法贷款算了。这徐广超要钱就是为他那小儿要的,你别想着到时候他闺女能陪嫁多少了。算了,现在社会情况是男多女少 ,先把婚结了再说。等定完亲,我再给我大舅子说说,让他催催,赶紧把婚事办了,早办早心净!”

“谢谢表哥1”焦昊飞快地擦掉溢出的眼泪,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。

“那行,我走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,别想恁些了,好好的准备婚事吧。等结完婚,你小子就是大人了,跟媳妇好好孝敬爹妈,啊!”焦昊表哥骑上摩托,摆了摆手很快就消失在前面的拐弯处。

“娃儿,咱们也不能光指望你表哥,他也是一家人,我跟你俩叔还有你姑商量商量,让他们三家担保,我去贷十万块钱,宽备窄用。你看,行吧?”老焦拍拍儿子的肩膀,就出门了。

看着头发稀疏、略微驼背、步履有些蹒跚的父亲渐渐远去的背影,焦昊再也忍不住大步跑到屋里用被子蒙上头,“呜、呜、呜”的低声啜泣起来。

难心的彩礼

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,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。

1.头条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头条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头条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头条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